A-A+

叙利亚围城:平民流离失所,贵族花式炫富

2016年10月19日 奇趣世界 暂无评论

叙利亚围城:平民流离失所,贵族花式炫富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不同于饱受战乱蹂躏、流离失所的叙利亚平民,阿萨德政权的家族成员与核心党羽在欧洲过着纸醉金迷的奢华生活,每天睁开眼就开始“烦恼”如何花式炫富,丝毫不受远在中东的普通老百姓那堪比地狱的悲惨生活的影响。

叙利亚围城:平民流离失所,贵族花式炫富

图为叙利亚前副总理兼国防部长穆斯塔法-塔拉斯(Mustafa Tlass)的外孙阿克拉姆(Akram),他热衷于在社交平台上炫耀财富与权势。图为常年战火纷飞的叙利亚。

叙利亚围城:平民流离失所,贵族花式炫富

图为娜赫德的儿子阿克拉姆,只见他站在豪车车尾上,准备跳入泳池,身后是他的其中一栋豪宅。

叙利亚围城:平民流离失所,贵族花式炫富

不同于阿克拉姆这些王公贵族在欧洲过着不知民间疾苦的逍遥生活,叙利亚的普通老百姓由于条件所限无法逃离战乱之地,时刻身处“明天与意外不知道哪个先来”的恐惧之中。

叙利亚围城:平民流离失所,贵族花式炫富

1983年下半年,由于不满兄长把王位传给羽翼未丰的侄子,里法特准备政变夺权,但最后失败被驱逐出国。然而,在异国他乡流亡的里法特不仅在伦敦上流住宅区梅菲尔区拥有一栋九室豪宅,还在西班牙南部的阳光海岸马贝拉花费巨资购置房产。图为里法特在西班牙马贝拉的豪宅。

叙利亚围城:平民流离失所,贵族花式炫富

叙利亚的第一大城市阿勒波占据了幼发拉底河和地中海之间的关键位置,是古代商路上的一个重要地点,人口超过200万,地位仅次于首都大马士革。由于阿勒波具有重要的战略与经济地位,自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此地经受多次袭击,导致不计其数的人员伤亡。

叙利亚围城:平民流离失所,贵族花式炫富

穆斯塔法的外孙、社交名媛娜赫德的儿子阿克拉姆经常在社交媒体上炫耀万贯家财,丝毫不为几乎被战火夷为平地的叙利亚所动。图为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的阿克拉姆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的日常照,只见他坐在豪车上一边玩手机,一边持有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

叙利亚围城:平民流离失所,贵族花式炫富

2016年8月19日,叙利亚阿勒颇一个5岁男童从战火中死里逃生后坐在救护车上的视频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巨大轰动。视频中,小欧姆龙伸手擦去额头的灰尘,这时才发现自己流血了。受伤的欧姆龙不哭也不闹,在座位上擦了擦手,随后把手放回膝盖,静静地看着医护人员去救其他小朋友。

叙利亚围城:平民流离失所,贵族花式炫富

小欧姆龙的视频深深触动人们内心的柔软,网友纷纷表示痛心并强烈呼吁停止战争。然而与此同时,在法国巴黎居住的阿克拉姆似乎不为所动,照旧展示他雄厚的财富,手持多串布加迪和法拉利等豪车的钥匙,似乎在烦恼着今天应该开哪一辆车。

叙利亚围城:平民流离失所,贵族花式炫富

除了小欧姆龙,去年一名名为艾兰-库尔迪的3岁小男孩也获得了国际社会的悲切关注。因为国内的战乱,且向加拿大申请难民签证被拒绝,叙利亚难民艾兰在迫不得已之下与家人搭上了难民船前往欧洲避难,但由于他所乘坐的难民船因严重超载而倾覆,不幸在途中遇上翻船事故。他被发现时身穿红色上衣、蓝色短裤,面朝下趴在土耳其冰冷的海水里、沙滩上,已死亡多时。

叙利亚围城:平民流离失所,贵族花式炫富

一边是饱受战火摧残、或被迫迁徙或痛失亲人好友的平民百姓,一边是花钱如流水、浑身珠光宝气的阿萨德王公贵族,这样的对比在各国均不少见,但却很少会像叙利亚这般鲜明、这般刺激人心。图为每日不知愁滋味的阿克拉姆。

叙利亚围城:平民流离失所,贵族花式炫富

不像上层阶级可以到伦敦、巴黎等地避难、远离战火,叙利亚大多数贫苦百姓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昔日的美丽家园在战争中变得千疮百孔、面目全非,并且接受死亡成为一种常态的可怕现实。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