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凤冠霞帔缘何成古代新娘标配?曾是高贵身份的象征

2016年10月15日 奇趣世界 暂无评论

对古代中国人来说,春节不仅是辞旧迎新和家欢的好日子,也是结婚喜庆的吉日,有记载,在古代中国,有三分之一的人会选择在正月结婚,这种风俗至今仍在一些地方流行。与现在的女孩子梦想披上洁白的婚纱不同,在传统的婚礼习俗中,那时候新娘子们的梦想是能戴上凤冠,穿上霞帔。 凤冠形成于汉代,自出现之日起,凤冠就是身份尊贵女子的至尊礼冠,在重大场合,她们必须戴凤冠。另一件配饰霞帔也是女性的身份标志:明清时期,身份等级不同,霞帔的纹路、吊坠都有不同。 事实上,因为封建社会等级分明,穿戴着雍容华贵的凤冠和霞帔举行婚礼对普通百姓家的女子来说,是可望不可即。百姓家的女子在婚礼上,只好假借“凤冠”和“霞帔”之名,做出凤冠霞帔的样式,以图喜庆。只不过,她们戴的凤冠霞帔与真正的凤冠霞帔相去甚远。这可以被看作是一场,市井民间对上流社会时尚的追逐与模仿,到了清代,这一现象逐渐被官府默许,而凤冠霞帔也成了妻区别于妾的重要待遇。

凤冠霞帔缘何成古代新娘标配?曾是高贵身份的象征

戴朝冠的清皇后,朝冠与凤冠有区别。 凤冠霞帔渐成婚礼时尚 结婚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也是最喜庆的事之一。对结婚的男女双方而言,婚事要办得热闹风光、红红火火。此时,红色是最应景的颜色。 在中国古代色彩文化中,红色象征着喜庆、热烈,因此在中国的传统婚礼上,红色是必不可少的角色,红色是主色调,是最重要的色彩。大红喜字、大红灯笼、大红盖头、大红花轿、大红服饰、大红嫁妆,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要与红色搭上。结婚的新人,也被人们看作喜气洋洋的“红人”。他们给人们发的红喜帖、大红包,传递的是喜气,带来的是喜悦。 当然,时代在发生变化,现在很多新娘子会穿端庄素雅、象征着纯洁的白色婚纱。白婚纱是民国时期从西方传入的,随着20年代初西方文化的传入,白色婚纱也被海外留学归来的青年男女带入国内,一时开风气之先,后来逐渐被国人接受。 不过在古代,白色是非常忌讳的。白色多用于孝服,虽然俗语中有“要想俏,一身孝”之说,但那是说穿衣搭配,白色绝对不能用于婚礼上。披红挂红,才是婚庆中最适宜的色彩,不仅有红袄裙、红鞋子、红手帕等耀眼的红色服饰,而且在这些红色的服饰上还要绣上吉祥图案,缀上金线装饰。这些装饰是衬托喜庆、吉祥气氛必不可少的点缀。于是,在这种婚礼习俗的不断演化下,新娘婚服之中,出现了特殊的服饰:凤冠与霞帔。 在中国古代服饰体系中,确实有凤冠、霞帔的存在,不过,他们一直是高贵身份的象征,一直被皇室的娘娘、嫔妃使用,至少也是要有品秩的官员家庭的女性才有资格穿戴。 在封建社会,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在这种制度下,每个人的服饰穿着也要遵循等级制度。中国历史上的《舆服志》(中国正史“二十四史”加上《清史稿》即25部史书中,有10部专设章节撰写《舆服志》,它总结记录了几个重要朝代的服饰制度)明确各等阶层的服饰规定,不可僭越。僭越服饰就是逾越礼制,严重者将受到处罚,比如擅用龙纹者则可能会被砍头。 在《舆服志》中,不仅服色、衣裳样式有规定,面料也有严格的法律规定,比如,平民不能穿红着绿,只能穿本色麻布衣;没有功名的庶民(老百姓)服饰颜色以白色为主,白色、黑色是古代底层官吏、百姓的主要服色,因此有白衣公卿、皂隶等称谓。 由此可见,凤冠霞帔几乎轮不到普通百姓家庭。但是后来有不少资料表明,普通百姓家的女子在做新娘时,确实戴上了凤冠,穿上了霞帔。她们穿戴凤冠、霞帔就不逾越礼制、违反等级制度吗?凤冠霞帔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服饰?我们还是要从它的历史演变中一探究竟。

凤冠霞帔缘何成古代新娘标配?曾是高贵身份的象征

清朝凤冠上的金凤 戴凤冠 汉朝开始在宫中流行 凤冠,亦称凤子冠,是中国古代妇女的礼冠,因为冠上缀有凤凰,故名凤冠。根据服饰文化史研究专家周汛、高春明所著的《中国衣冠服饰大辞典》介绍:“以凤凰饰首的凤冠,早在汉代已经形成,汉制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大庙行礼,头上首饰即有凤凰。其制历代多有变革,至宋代被正式定为礼服,并列入冠服制度。” 清代徐珂《清稗类钞·服饰》记载:“凤冠为古时妇人至尊贵之首饰,汉代惟太皇太后、皇太后入庙之首服装饰以凤,其后代有沿革,或九龙四凤,或九翚四凤。” 凤冠是女子冠帽中最尊贵的礼冠,她们在重大场合必须戴凤冠。北宋时期,宫中的后妃在受册、朝谒景灵宫等隆重场合,都要戴凤冠。对于凤冠的形制,《宋史·舆服志》有记载:“花九株,小花同,并两博鬓,冠饰以九翚,四凤。” 自从汉代形成了戴凤冠的礼仪制度,戴凤冠在宫中流行起来。自中、晚唐以来,妇女戴冠日益多见。五代时就有“碧罗冠子”、“鹿胎冠子”等名称,宋代此风尤盛。清代宫廷南薰殿藏有宋代原画《宋真宗章懿李皇后像》,在画像上可见,李皇后戴的凤冠特别高大,装饰繁复,冠上饰有多条龙、凤。这顶凤冠大体上可以称之为“龙凤珠翠冠”。 值得一提的是,李皇后的凤冠与明代十三陵定陵出土的皇后凤冠有相似之处。1956年北京十三陵挖掘明代万历皇帝定陵,出土了一批服饰实物,其中就有孝靖皇后所用的凤冠。这顶凤冠的形制为:以竹丝为骨,编为圆框,框内外各糊一层罗纱,然后在外表缀以金丝、翠羽做成的龙凤,周围镶嵌各式珠花。在冠顶正中的龙口,还衔有一颗宝珠,左右二龙及所有凤嘴均衔下一柱珠串。 与前几代凤冠盛行相比,明代服饰等级制度趋向严格,《明史·舆服志二》记载:“皇后冠服,洪武三年定,受册、谒庙、朝会,服礼服。其冠,圆匡冒以翡翠,上饰九龙四凤,大花十二树,小花数如之。两博鬓,十二钿……永乐三年定制,其冠饰翠龙九,金凤四,中一龙衔大珠一,上有翠盖,下垂珠结,余皆口衔珠滴,珠翠云四十片,大珠花、小珠花如旧。三博鬓,饰以金龙、翠云,皆垂珠滴。”而且明清《舆服志》等制度规定,除皇后、妃嫔之外,其他人未经允许,一概不得私戴凤冠。 但是在一些笔记文献中,我们也常常见到称明代命妇(古代一般指受有封号的妇女)所戴的礼冠为凤冠的文字,与舆服志禁止私戴凤冠规定有矛盾,是否可以说民间、官员有不遵循制度的,僭越礼制?这是误解。明清衣冠制度中确实这样规定,也是这样执行的。但是笔记文献中说的命妇戴凤冠,其实是礼冠,并不是凤冠,只是名称上的命名,与皇后、嫔妃的凤冠是两个物什,两码子事。另外,清代后妃所戴的礼冠,虽然也饰有凤形,但是名称上不再称凤冠,而称朝冠。

凤冠霞帔缘何成古代新娘标配?曾是高贵身份的象征

清代身穿霞帔的贵族妇女 穿霞帔 官家礼制等级分明 霞帔,东汉末年刘熙所著《释名·释衣服》曰:“霞帔,披也。披之肩背,不及下也。”帔最早是妇女用于装饰,披搭于肩的彩色披帛,以轻薄透明的五色纱罗为之。 到了唐代,妇女在裙衫之外着质地轻薄柔曼的丝带,如同一条大围巾一般,非常漂亮,富有美感,深受唐代妇女的喜爱,成为当时的时尚之装,并演绎成唐代女装的重要组成。 唐诗中就有关于“霞帔”的诗句,刘禹锡《和令狐相公送赵常盈炼师与中贵人同拜岳及天台投龙华却赴京师》有云:“银珰谒者引霓旌,霞帔仙官到赤城。”白居易《霓裳羽衣歌和微之》曰:“虹裳霞帔步摇冠,钿璎累累佩珊珊”,说女性的帔子色艳若霞。正如南京云锦冠名“云锦”,是因其灿若天下云彩而得名,“霞帔”也因帔子色彩宛如天上的云霞,由此而得名。 霞帔作为命妇的礼服,始于宋代。以狭长的布帛为之,上绣云凤花卉。穿着时佩挂于颈,由领后绕至胸前,下垂至膝。底部以坠子相连。原为后妃所服,后遍施于命妇。《宋史·舆服志》卷三记载:孝宗乾道七年(1171年),规定:“其常服,后妃大袖,生色领,长裙,霞帔、玉坠子。” 明清时期承继宋制,霞帔用于皇后、命妇礼服。《明史·舆服志》卷三记载:洪武四年(1371年)规定,凡为命妇“一品,衣金绣文霞帔,金珠翠妆饰,玉坠。二品,衣金绣云肩大杂花霞帔,金珠翠妆饰,金坠子。三品,衣金绣大杂花霞帔,珠翠妆饰,金坠子。四品,衣绣小杂花霞帔,翠妆饰,金坠子。五品,衣销金大杂花霞帔,生色画绢起花妆饰,金坠子。六品、七品,衣销金小杂花霞帔,生色画绢起花妆饰,镀金银坠子。八品、九品,衣大红素罗霞帔,生色画绢妆饰,银坠子。” 第二年,朝廷对霞帔纹样及其他细节做出了新的规定。明朝王三聘在《古今事物考》卷六中记载:“国朝命妇霞褙,皆用深青段匹,公侯及三品,金绣云霞翟文,三、四品,金绣云霞孔雀文。五品,绣云霞鸳鸯文。六、七品,绣云霞练鹊文。” 由此可见,明代按照品官的秩别,霞帔各有差别。除了霞帔不同,使用的坠子以及霞帔上所绣的纹也不一样,《明史·舆服志》亦有规定:一品至五品命妇的霞帔上缀金帔坠,六品七品缀镀金帔坠,八品九品缀银帔坠。洪武二十四年规定:公侯及一品二品命妇的霞帔绣翟纹,三品四品绣孔雀纹,五品绣鸳鸯纹,六品七品绣练鹊纹。 到了清代,霞帔出现了一些显著的变化。首先是样式的变化,清代霞帔的长度放宽,两幅合并,并附有后篇即衣领,形似比甲(比甲是一种无袖、无领的对襟两侧开衩及至膝下的服饰,其样式通常较后来的马甲要长);其次是帔脚下不用坠子,改用流苏;再者,清代霞帔的胸部缀有补子,与补服的品级补子对应。文物专家孙机先生(上世纪50年代曾师从沈从文先生学习中国古代服饰史)在《霞帔坠子》中指出,清代的霞帔虽有霞帔之名,实际是“一件带方补子,下沿缝满穗子的绣花坎肩。” 清代霞帔与前代霞帔的变化,最根本的不在形式,而是在用途上。霞帔是专用服饰,虽然没有龙袍、凤袍严格,但是也有很多限制、禁忌,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使用的。但是霞帔有其特殊性,到了清代,士人庶民妇女出嫁和入殓也可以穿戴,俗称“假借”。民间推崇霞帔的尊贵,在婚丧嫁娶之时,借来使用,以增加气氛或显示尊贵。 当然,庶民妇女用的只是“借用”的概念,并不是真正的霞帔。皇室、命妇的凤冠、霞帔与民间的凤冠、霞帔不是同一个物品。换言之,皇后、嫔妃、命妇的礼冠凤冠与礼服霞帔,是真正意义上的凤冠、霞帔;民间的凤冠、霞帔是民间婚礼中新娘戴的礼冠和穿的吉服,只是借皇后、命妇礼冠的吉言,与实际的凤冠、霞帔相差甚远,名不符实。

凤冠霞帔缘何成古代新娘标配?曾是高贵身份的象征

民间婚礼上新娘戴的凤冠(右),其样式简单而普通,不过它与古时真正的凤冠不是同一个概念,民间婚礼上的凤冠只是借用了凤冠的形和名。 “凤冠霞帔” 被民间模仿和借用 凤冠与霞帔是中国古代女性的服饰,但不是一般普通女性的服饰,而是具有很强的专属性。 新娘戴凤冠、披霞帔,是必不可少的礼节,也是中国女性出嫁时最向往、最风光的婚服。但由于中国服饰文化等级制度非常严格,僭越就要治罪。普通的女子出嫁时既羡慕富贵人家女子漂亮的凤冠和霞帔,又不敢擅自穿戴它们,因此当时的社会,出现了一个特殊的现象:在人生最为重要的婚礼中,允许“借用”(逾越服饰等级)凤冠和霞帔。这在中国服饰文化中也是绝无仅有的一个特例。 有了这个特例,没有品级的普通妇女,在成婚、入殓时也可戴凤冠(花钗冠),因此,在民间婚礼中,新娘戴凤冠、披霞帔的行为屡见不鲜,当然,这只是名称上的称谓,是“借名”,即借凤冠之名。虽然名词上还是称为凤冠,但其实质根本不是真的凤冠。这就好比穿上戏服扮演王公大臣,甚至皇帝,但他们最终只是戏中的角色,是“演出”的需要,其服装、身份、地位与戏中完全是两码子事,不能混为一谈。 从保存下来的照片来看,我们可以看到民间婚礼中的凤冠样子,与明清时期皇后的凤冠差别很大,因为民间只是“借名”,所有的装饰都是以假乱真,要个形式,不可能是真金白银翡翠珠宝的真品。也因为民间婚礼凤冠实物样式简单、普通,有读者就误认为皇宫的凤冠也是这样普通,那就大错特错了,那是误读了“凤冠”这个词。 不过,即便只是假借“凤冠”和“霞帔”之名,也能令平常家女子的婚礼增添不少喜庆之色。后来,这种假借的礼仪还演化出一个有趣的作用:区分正室与小妾。 清代徐珂《清稗类钞·服饰》记载:“其平民嫁女,亦有假用凤冠者……至国朝,汉族尚沿用之。无论品官士庶,其子弟结婚时,新妇必用凤冠霞帔,以表示其为妻而非妾也。” 徐珂的文字中有两个重要的信息:一是说民间的凤冠是假冒的,属于借用(借用其名称),非真实的凤冠;二是民间使用霞帔凤冠,表示女子在婚姻中的地位,属于正室,非小妾。命妇可以穿霞帔戴凤冠,民间的正室新娘同样要穿霞帔戴凤冠,表明其明媒正娶的地位不容动摇。 这就说明,明媒正娶的正室新娘以及填房继位的新娘,都可以戴凤冠穿霞帔,非正室夫人的小妾、二房、三房,即使是明媒正娶,也不能披霞帔戴凤冠。明代小说《金瓶梅》潘金莲、孟玉楼进入西门府,都是小妾,排名四娘、五娘,就没有凤冠、霞帔可用。 徐珂的文字记录是准确的,凤冠只能用于正室,但是因为民间的凤冠、霞帔原来就是借用,在后来民间婚礼中,渐渐不严格遵守,借用的凤冠、霞帔泛滥,品质也下降,人们看到的婚礼中的凤冠、霞帔,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富贵之气、华丽之美,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不过,真正的凤冠与霞帔都是非常精美、精致的服饰品种,北京十三陵定陵出土的明代万历帝皇后的十二龙九凤冠,精美绝伦,雍容华丽,光彩照人,可以称为世间珍品。

TIPS:最新电影,最新韩剧,最新日剧,最新美剧,尽在人人影视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