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老一辈的话不无道理!

2016年12月25日 奇趣世界 暂无评论

科学家们现在能够给三岁的孩子做大脑测试,预测哪些孩子更有可能在长大后成为罪犯。听起来就像现实版《少数派报告》,这个想法里面呈现了无数伦理问题。但即便它令人不安,但该研究却非常细致入微并很有可能在未来走入现实生活。

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老一辈的话不无道理!

在这个发表在《自然人类行为》期刊上的研究中,来自杜克大学的神经科学家们发现,百分之二十大脑健康分数最低的三岁孩子会在将来犯下超过百分之八十的罪行。该研究利用了新西兰一项涵盖了一千多人的纵向研究,这些人出生在20世纪70年代初,研究进行到他们三十八岁的时候为止。研究结果很令人震撼但它并没有那么不同寻常,实际上它遵循着“帕雷托法则”,研究人员们写道:   

在帕雷托生活的那个时代,这个法则定义的是意大利百分之二十的人口拥有这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这个所谓的帕雷托法则如今也很有用:比如在软件工程领域,百分之二十的代码含有百分之八十的错误。   

该研究发现同样的百分之二十也适用于其它方面:它们构成了百分之五十七的医院之夜、百分之六十六的福利金和百分之七十七的无父亲养育。   

利用条件反射、语言理解、动作技能和社会技能等测试来评估的大脑健康,并不是唯一能够预测未来犯罪行为的东西。毕竟社会经济地位和童年时期的虐待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成年之后的结果。研究人员们在评估的时候排除了这些影响。   

杜克大学的心理学和神经科学教授Terrie Moffitt是该研究的作者,他说道:“我们挑出了那些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孩子,并重新分析了我们的统计,发现了同样的影响依旧存在。来自中产阶级和富裕家庭的孩子少有大脑健康不良的,他们长大后也是公共服务的高成本使用者。”   

需要指出的是,百分之二十大脑健康不良的孩子中,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在将来犯罪。乍一看神经系统带来的影响比社会因素大,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大脑健康可以提升,但社会等级难以提升。Moffitt认为如果能够早点干预孩子们的大脑健康,那么他们的大脑健康还是能够得到提升。   

那么这意味着幼儿们会因潜在的犯罪迹象而被隔离接受特殊的教育吗?没必要。虽然Moffitt认为需要早点干预,但每个人接受同样的干预效果会更好。隔离孩子们并找出问题所在会比简单地对每个人进行干预费用更昂贵,通用政策通常也更受欢迎。   

Moffitt说有一种理论认为幼时大脑健康不良的孩子成年后犯罪,也与他们的校园经历有关。她表示:“如果他们没有从校园中获得好处,只有糟糕的经历,那么他们离开校园的时候也没有准备好与其它政府体系如法庭打交道。他们会倾向于逃学,没拿到学历就离开了学校,没办法找到工作并且陷入最底层。犯罪就成为了那些大脑健康不良之人谋生存的、极具吸引力的替代方法。”   

最后,Moffitt认为这些返现应该让我们更加同情那些成年后成为底层人民的人。   

她说道:“人们很容易就对轻蔑地对待这些人,可当你再细细思考,就会发现这些人在人生的起点处就因为其大脑健康而处于劣势地位,我们也有责任对他们感到同情。它还告诉我们,对此我们也可以采取一些措施。我们的研究表明,如果孩子们在幼儿时期就没有得到帮助,那么事情就会非常糟糕。20世纪70年代的孩子们已经是这样了,2020年出生的孩子不一定也要经历这些事情。”!来源:千趣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