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匪夷所思性游戏,日本女子监狱是个淫荡地?

2016年08月27日 奇趣世界 暂无评论

监狱不是五星级宾馆,生活条件是不行的。但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黑暗。一日三餐是有保障的。还可以在规定的时间看看电视、报纸等等。里面有一些人犯罪的确是性质恶劣,动机故意,但也有很多却是因为不懂法或是一时冲动而造成的后果。里面的犯人都说监狱是个坏人进来会更坏,好人进来会变坏的地方,连一些干警在和犯人谈心的时候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现实。下面就一起来探秘女子监狱里的生活! 匪夷所思性游戏,日本女子监狱是个淫荡地?

日本女子监狱的囚犯“生理需求”亟待解决 全日本6个女子监狱里的女囚们正在面临着严重的生理压抑问题,该国近2800名女囚犯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年纪在30岁左右,正值渴望得到发泄的“虎狼之年”,但是长期的牢狱生涯使这些犯人的生理需求无法得到满足,产生躁动不安的情绪。更为严重的是,过半数女囚犯都有药物成瘾倾向,这使得她们在狱中倍感难受。 监狱提供黄色漫画成人杂志 一名叫做Akiko的女士曾经在日本6间女子监狱中的五间里服过刑,她对女囚性 压抑的状况深有感触:“每天晚上你都可以看到所有的女犯人们都在牢房的床垫上辗转反侧,有些人通过自 慰来缓解饥渴,不少人因为呻吟声太大而遭到其他人的抱怨。 匪夷所思性游戏,日本女子监狱是个淫荡地?

Akiko告诉记者,在监狱中犯人可以用自己的钱来购买一些书籍,但是监狱阅览室里可以借到很多更黄的书,比如色情漫画或者成人杂志之类的,以供女囚们“自娱自乐”。 女囚饥不择食 狱卒、清洁工都不放过 作家Sayuri Yokota曾经是一名犯人,如今她是反毒品运动活跃人士。在接受采访时她指出,在监狱里无论什么样的男人都会对女犯人产生莫大的性吸引力。“她们在狱中很难见到男人,连看守都是女性,所以再丑的男人对她们来说都无所谓。 匪夷所思性游戏,日本女子监狱是个淫荡地?

我服刑时要到车间里干活,那儿有个很肥的大块头男看守,但是每个女犯人都心甘情愿地任他为所欲为,因为他还私下里向女囚出售止痛药片。有些女犯人会挑逗任何能够接触到的男性,即便是50来岁的清洁工人——只要她们能令他勃起,就可以痛痛快快地干一场”,Sayuri Yokota说道。 捆起圆珠笔当阳具猛插私处 匪夷所思性游戏,日本女子监狱是个淫荡地?

另一位化名Momoko的姑娘曾经在日本和歌山女子监狱服刑。她回忆起过去的监狱生涯是如何让清纯少女们变成寡廉鲜耻的荡妇的:“隔三个月会有男艺人到监狱里为女囚犯表演,但是我们都盯着男人的裆部,想象着用手抓住那里会带来多么美妙的触觉。” 女囚们也会自制一些“成人玩具”解一时之需,Momoko说最普遍的玩法是把7支圆珠笔用橡皮筋捆起来,外面包上塑料袋就成了用以发泄的器具。不过狱方给每个犯人的圆珠笔只有三支,所以要玩得痛快就必须向别人借笔。有的女囚自 慰时需要弄10多支笔,说这样才能顶得上她们丈夫或男友的尺寸。 捉住青蛙轮流塞入下体取乐 和用笔自慰比起来,女囚们的另一些性 游戏显得匪夷所思。Momoko向记者介绍说,“有时在放风时会捉到青蛙,我们会把青蛙带回牢房,接着就可以开‘青蛙淫乱派对’。大家先确定次序,接着轮流把活的青蛙塞入下体,青蛙在阴道里会由于惊吓而乱蹦乱跳,会带来很奇妙的感觉。” 玩这种游戏需要小心翼翼,Momoko说如果太兴奋了而过于用力地收缩阴道可能会把青蛙闷死,其他的女犯人就没得玩了。这在牢里是常有的事,甚至有犯人为了青蛙而大打出手。 同性恋遭禁 女囚互相用脚趾获得满足 有些女犯人在监禁期间会变得男性化,她们在每月的理发日要求管理人员给她们剃平头,这样就可以让其他犯人知道自己是同性恋者。 不过据Akiko介绍,这种明显的同性恋倾向在监狱里未必行得通。“如果你试图跟那些男性化的犯人搭讪,看守们会很生气,因为监狱里不提倡同性恋。你写给她们的情书一旦被发现,你就要收到惩罚,比如关禁闭或者剥夺假释权。 因此即便每个女囚都觉得那些男性化的犯人很性感,仍不能轻易地进行接触。” 然而,如果女囚们够幸运,她们可以在晚上张开双腿,在其他人没觉察到的情形下让别的女囚用脚趾来满足自己的需要,但是这么做难度也很大。Momoko说在狱中每周只能洗两次澡,所以你必须确保在早上醒来时能立刻洗脚,否则你脚趾上沾染着其他女囚下体分泌物的气味,这会让大家都知道你干了些什么。 匪夷所思性游戏,日本女子监狱是个淫荡地?

古代最早的女囚犯监狱 经过风雨的洗涤,岁月的锤炼,历史的演义,监狱到了汉代逐步炼成,也就是说将囚禁罪犯的场所逐渐称之为“狱”,是从汉代开始的;把囚犯细化、分类是从汉代开始的;把监狱的设置、管理,以及对囚犯的惩罚和劳作提到议事日程是从汉代开始。 据史料记载,西汉时期,郡县普遍设狱,且名目繁多,全国约有两千所监狱,仅京城直属监狱就达26座,主要囚禁将相大臣、郡县主官、宫中嫔妃、无赖、凶犯、强盗等。 除了监狱规格、体制、管理在汉代得到了发展之外,汉代的治狱策略也逐步成形,如“优礼长吏”,即狱卒不得辱骂、殴打有罪官员;“颂系”,意宽容,即对老年犯和孕妇犯不得上刑;“呼囚录囚”,即囚犯感觉冤枉可以上述;还有“病给医药”、“听妻入狱”、“纵囚归家”、“孕妇缓刑”等,基本上奠定了中国监狱的基础。 匪夷所思性游戏,日本女子监狱是个淫荡地?

永巷掖廷单独关押女犯的监狱 如果追溯中国女犯监狱之最,当属永巷。永巷是宫内一条狭长的小巷,起初是宫内供宫女、嫔妃所在的地方。后来,随着宫廷战争的深入,永巷就成了单独关押宫中女性 犯罪者的监狱。在永巷众多被关押的女囚中,最有名气的也是受到迫害最深的当属刘邦的爱妃——戚夫人。 戚夫人貌美如花,能歌善舞,为人随和,深受刘邦喜爱。刘邦死后,戚夫人受到前所未有的迫害。吕后先是下令将其关押于永巷,剔去秀发,戴上脚镣,穿上囚服,罚之春米。由于思儿过度,戚夫人就创作了一首“春米歌”。谁知道这首原本思儿的歌曲,又拉开了悲剧的序幕。 吕后狠毒的下令,处死戚夫人的儿子赵王如意,又将戚夫人废为“人彘”,断其手足,挖去眼睛,药熏其耳,药逼其哑,并把戚夫人关押在终日不见阳光的窟室内,折磨至死。戚夫人遭此酷刑,就连吕后的儿子惠帝都认为:这不是人做的事。 匪夷所思性游戏,日本女子监狱是个淫荡地?

汉代的掖廷邵狱在管理上逐步规范,并设置了专管女犯监狱的官置——掖廷令。掖廷邵狱名为关押犯罪者,其实大都是政治斗争、宫廷之争的牺牲品。甚至,是含冤入狱。李陵抗击匈奴失败后,其家人全部入狱,他母亲被囚于保宫狱。 汉武帝末期,一方面将钩弋夫人的儿子立为太子,另一方面又无缘无故地将钩弋夫人关入掖廷诏狱。事后,大臣不解,武帝道出了原由。“子幼母壮,独居一处,岂不淫乎?”就这样,钩弋夫人在监狱里不明不白地了却余生。 在汉代,女犯监狱除了永巷、保宫之外,还有暴室,属掖廷令。暴室是拘禁惩罚有罪的宫女、皇后、贵人的地方。她们受惩罚后,主要是为皇家制衣做被。由于漂染的纱布都要暴晒,故取名“暴室”。 汉桓帝好色,除三宫外,博采宫女六千余人。 对此,皇后不满,后受许贵人挑拨,桓帝废了皇后,打人暴室,郁郁而死。 匪夷所思性游戏,日本女子监狱是个淫荡地?

廷尉监狱囚禁政治犯监狱 “廷,平也,治狱贵干,古以为号”,“尉”是武官的名称,因武官与狱官共制,故称刑狱之官为“尉”。廷尉诏狱,是廷尉按皇帝旨意管理的监狱,主要囚禁将相大臣、皇亲国戚。汉代名将周勃曾率兵击败项羽,屡立战功,又与陈平合谋诛杀诸吕,立刘恒为帝。但在他归隐后有人告他谋反,文帝将其逮捕,关押于京城廷尉诏狱。周勃一生,为人诚实,缺少文化,面对冷墙铁壁,一筹莫展。 后在狱卒的点拨下,才敢传书薄太后,并让自己的儿媳、文帝的公主作证,才幸免一死,官复原职。老周虽逃过了牢狱之灾,但小周亚夫却未能幸免,终因“谋反之罪”,重蹈覆辙,被关押于廷尉诏狱,后绝食身亡。 据史料记载,汉武帝时,诏狱之风更是愈刮愈烈,凡政见不同,图谋不轨的都被下狱。其中,绝大部分为皇帝亲手交办案件,关押人数达七万余人。除了廷尉诏狱外,还有上林诏狱、若卢诏狱、司空诏狱等。淮南王刘安与中郎伍谋反被人告发后,被囚于上林诏狱。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