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2016年08月23日 奇趣世界 暂无评论

有一种建筑线条,曾被视作叛逆,却在里约奥运开幕式上被光辉致敬。 终其一生执着曲线设计的巴西建筑师奥斯卡·尼迈耶已经故去,新一代新锐建筑师在建筑设计领域开创出一种新的设计方式,不用手绘,更可以让这种建筑线条接近大自然。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当然,你可能还会联想到,里约奥运开幕式上,超模吉赛尔·邦辰身后流动的曲线,那是向“曲线之父”已故建筑师奥斯卡·尼迈耶致敬,向曲线建筑致敬。 图中这组建筑已经成功吸引你的注意,它名唤细胞大厦,这组图片是设计效果图,设计者是一位荷兰建筑师,名字叫Rein,嗯,这个名字有点陌生,他用的设计方法,对于公众来说也有点陌生——参数化设计。 没关系,一切创新的,起初都是陌生的,可是也许有一天真的改变世界,梦想总是要有的。 Rein是谁?参数化设计是什么?细胞大厦又是怎么设计的?且容我们一一道来。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你可以说Rein,颜值拼得过韩国明星Rain,才值拼得过建筑大师库哈斯,未来身值可能拼得过建筑界网红B.I.G,多一些赞美总是好的。但是Rein不care这些,他只care他的设计。 你以为建筑师是怎么做设计的?画图?NO!so old-fashioned。其实Rein的日常工作是这样的:编程,编程……再编程,文章开头那组细胞大厦,就是他通过编程设计的,这是一种很前沿的设计方式——参数化设计。 什么是参数化设计?图片最能说明问题,上图,请看!这位鬼才建筑师的魔性作品。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一个人的生命由一个细胞孕育而成,一座大楼不也是一个生命么?是的,这是细胞大厦设计最初灵感。一个细胞发展成骨骼,再生成为一座高层建筑。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这是电脑艺术吗? 当然不是!编程不是电脑自己完成的, 设计理念决定编程的逻辑。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插播一段关于参数化设计的三个速问速答—— 1.什么是参数化设计? “参数化”是当下最前沿的建筑设计风格,颠覆传统手绘的设计思路,通过,总结为两个词就是数学+美学。 2.怎样才能做参数化设计? 这里又是两个词:数学头脑+逻辑思维,比如此前去世被刷屏的“曲线女王”英国建筑师扎哈的工作室,就是最早用参数化设计软件进行建筑设计的公司之一,因为参数化设计,扎哈的作品才那么有感染力。 3.参数化设计的建筑有何特别? 两个“更”,更有趣+更自然,参数化设计师Rein的答案更有画面感,“参数化设计的建筑形态接近大自然,就像一座沙丘被风吹过之后形成的纹理,或者在风和重力影响下,一滴雨落到叶子上的形状。”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一滴水,落到草地上,你注意过吗?如果不曾注意过这一幕,不妨多看几眼Rein设计的这个建筑,一颗巨型“水滴”落到草地上,覆盖着一个方盒型钢结构,成了一座可以“呼吸”的建筑,可作主题展馆也可作艺术活动中心。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请注意看,一滴水建筑的整体线条,仿若水滴落下那一刻激起的波纹。是的,这也是参数化设计的作品。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久居钢筋水泥丛林的你,可曾幻想在自然中办公?每个楼层都是绿树环绕,在每个楼层都被大自然拥抱。这是Rein的梯田办公楼设计方案,取意于中国梯田的地貌。建筑之间的错落,宛如群山蜿蜒的脉络。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老建筑也疯狂,请看Rein这个庭院玻璃房设计,谁说玻璃就是坚硬的、直角的,在参数化设计的魔力下,它也可以是柔和的、流线的。前卫的建筑符号和古老的砖瓦,在这里产生新的化学反应。 如果你认为Rein只专注宏大的建筑,那你就错了,他跨界室内空间设计,也是一股浓浓的前卫风。谁让他玩的是参数化设计,稍微用上几笔,就很出挑。 以下是Rein受深圳大疆创新公司邀请,为大疆深圳旗舰店三四楼室内空间做的设计竞赛方案。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参数化设计到底有多神? 一片叶子,一滴水,一朵花苞……这些大自然小生命的形态,在建筑师Rein看来,都是设计灵感之所在,借由参数化设计软件,最终化为建筑的线条。 当然,参数化设计不仅仅带来大家看到的异形的建筑外立面,还可以通过大数据的分析筛选处理,实现我们一直追求的智能建筑。 “Its amazing.”谈起参数化设计,Rein控制不住兴奋。10年前,他还在荷兰UNStudio建筑设计事务所工作时,第一次接触到这门革命性的设计技术。 当时,他作为建筑技师参与的荷兰阿纳姆交通换乘中心,就是用“参数化”实现戏剧性扭曲形态的结构屋顶。随着2015年的建成开业,世人终于看到这个流线形的建筑奇迹。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2009年春天,Rein的建筑坐标从欧洲划向中国。 召唤他的项目是杭州来福士广场,面积40万平方米的超大型商业综合体,设计团队这一次更是发挥参数化设计,将钱塘江潮水的曲线化为高楼外立面。 如今,这座超高层流线形双子塔建筑已经作为杭州新地标耸立在钱塘江畔,而Rein的建筑师人生也有了新的方向。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I like to do crazy things.”在几家世界顶级建筑设计事务所工作N年,完成了10多个超大型城市综合体项目,Rein常常陷入迷茫,“Its not my style.” 这个低调、内敛的北欧男人,内心更像长不大的孩子,执意要在他的世界里纵情玩他的参数化设计。创意、编程、建模,对于有着强大数学头脑的Rein来说,堪比一个疯狂的游戏。 2015年的冬季,上海世纪严寒,比天气更寒冷的是萧条的建筑市场,在北欧长大的Rein是不怕冷的,他的工作室fonyu studio悄然成立了。 选择在建筑市场的寒冬创业,fonyu studio一问世注定只能不走寻常路——抛却传统设计公司的作坊经营,组织一个设计师联盟,集结全球优秀设计师,寻找世界各地睿智、有雄心的业主和项目,他们的利器就是参数化设计。 “我们现在很需要中国合伙人。”Rein说,希望找到同行者,合力在风雨飘摇的建筑市场里树起fonyu studio的flag。 Rein和其他建筑师同又不同,相同的是他偏爱黑色衣服,这是建筑师标配色,所谓不同点,除了他强大的建筑技术背景和出神的参数化设计技能,更多可能还是来自内心的那份勇气和果敢。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和Rein的谈话是在一个洒满阳光的夏日午后,上海,黄浦江畔。 这一天,空气格外清澈,云彩肆意地画出一道道曲线飘荡在天空,不断变幻。“Its also parametric design”,Rein指着天际作了一个生动的比拟,“大自然就是设计师,他在编程呢。” “直线是人为的,曲线才是自然的。”这是西班牙建筑师安东尼奥·高迪的经典语录。 “吸引我的是大自然和人体的曲线。我从可爱祖国蜿蜒的群山和江河、天际浮动的云彩、少女优美的体态里找到了曲线的美丽所在。” 这是巴西建筑师奥斯卡·尼迈耶的著作《曲线时代》的一句话。是的,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上,超模吉赛尔·邦辰身后变幻的光影线条就是向这位已故建筑师表达敬意。 而在新一代新锐建筑师Rein看来,参数化设计,就是实现“手绘”难以实现的建筑形态,让建筑的形体更接近大自然。源于自然,归于自然,这就是参数化设计的魔性所在。 略兴奋地聊完建筑和设计后,Rein沉默地微笑着,把视线投向江对岸。烈日之下,他的反光墨镜投射出天边一道道云彩的曲线,江边三座上海超高层地标建筑,以及热气腾腾的城市建设图景…… 沉默,良久,他缓缓地说,I have a dream,A Chinese dream. 一位荷兰鬼才建筑师的魔性设计~

临别时,他说了这么几句话Taking care of my wife. “Taking care of my wife is my best thing”,可能正是因为拥有这么温暖的心,Rein才设计出这么多让人心生温暖的建筑。 不管是直线还是曲线,一个好的设计最终都是要给人带来幸福感的,不是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