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两千年前,中国出了个奇葩皇帝,我相信他不是穿越了,他只是疯了!

2016年08月09日 奇趣世界 暂无评论

王莽为了登基和坐稳皇位,用的绝大多数是无德无才之辈。

这些家伙只会干两件事:一是忠于王莽以谋取进身之道;二是敲诈勒索以中饱私囊。而那些有德有才有抱负的人(如刘秀),则报国无门,没有用武之地。

翻翻历史就会发现,那些一心想当一哥,又不懂这个道理的人,注定只是个过客。

大家来看看王莽的用人之道。
两千年前,中国出了个奇葩皇帝,我相信他不是穿越了,他只是疯了!

他由自己用的人捧上台,又毁在这些人的手里,是个很值得思考的历史宿命。

前面说了,王莽把哀章伪造的铜柜当做受命代汉的符瑞。其实,他比谁都知道,这玩意儿其实也不过就是个普通物件。

但是,他有决心、有信心就用这个玩意儿,把全国干部群众欺骗到底。

他按照哀章的这个符瑞,封拜大臣11人,组成新朝朝廷的核心领导班子:

在这个班子中,王舜、平晏、刘歆、甄邯、王寻、王邑、甄丰、孙建等8人,本来就是老班子成员,是王莽的心腹爪牙。他们早就有思想准备,一见王莽的任命,立即走马上任。

哀章则兴奋极了!

他心想自己不过是一个游学京城的混混,昨天还在为不知道下一个该忽悠谁,下一顿饭在哪儿吃发愁。今天,完全拜托这虚伪、凶残和无耻的政治生态,靠自己略施小计,便平步青云到国家的领导核心,难道还不是凭空捡了个天大的便宜?难道还不让人睡觉都笑醒?

哀章内心有说不尽的欣喜:当官原来如此简单!

他得知王莽组建新班子的消息后欣喜若狂,怕王莽反悔,没等公家发服装,自己迅速做了一套官服,主动上朝谢恩,立即走马上任。

只是王兴、王盛两个名字,本来就是哀章胡诌的,朝廷的任命文书下达后自然无人反应。

哀章当然也不敢说明真相,只有在背地里捂着嘴偷笑。

王莽当一哥心切,为了“大局”,加派人手到处寻访“王兴”“王盛”,说只要名字相符,无论他正在干什么,赶快过来当领导。

这并不难。工作人员四处查找,很快有了:京城有个看门的,名叫王兴;有个卖大饼的,名叫王胜。王莽生怕这两个人不跟自己玩,赶紧安排有关部门给二王发服装,召他俩上朝议政,拜为将军。

二王一头雾水,由升斗小民一下子成为朝中显贵,感到这荣华富贵来得实在措手不及!他俩凭空位极人臣,怕自己是在做梦,咬咬嘴唇、掐掐胳膊都很痛,知道这就是真的,连忙上朝做官。

距今八十多年前,有一位史家对此不由得感叹道:天落馒头狗造化。

与此同时,为了更好地把德才兼无之辈团结在自己的周围,把他们使用好,王莽大力改变前汉的组织人事制度,建立起让缺德无才之辈迅速成长、让德才兼备之人毫无机会的新莽官爵体系。

他采取的方法主要有两种:

一是增加新官职,让更多的人有腐败的机会,同时使国家机器大幅度地提高运转成本,降低运转效率;

二是改变汉官名,大家不习惯、不方便没关系,关键是让大家尽量忘掉刘汉,记住新莽。

王莽从中央到地方大量增设新官职。

比如,在中直机关设置4辅、3公、4将、9卿和6监,增设大司马司允、大司徒司直、大司空司若等岗位;地方上则分全国为9州、125郡、2203个县,大量增设副职。

公元12年,王莽信誓旦旦地宣布要大封诸侯,随即公布了对两千多人的分封。

但是,由于新的组织人事制度太复杂,太烦琐,基础工作(如分封的图册)短时间又难以做好,对这些人实际上根本没办法授予国邑。

这两千多个被封爵的人没办法,只得暂时住在京城,每人每月从国库领几千钱做花销。这时物价飞涨,在京城这几千钱根本不够用。

于是,这些受封的人都觉得手紧,就想方设法干点坏事儿来创收。

王莽重用的干部就会两招,一是忠于他,二是会敛财,真干起正经儿工作来只能抓瞎。

在处理民族关系上,王莽的干部则充分表现出自己的无知和无能。

王莽登基之初,就派出五威将军12人,巡视全国各地特别是少数民族地区,主要任务是宣传王莽代汉的重要意义和新莽王朝的声威。

这些五威将军在内地到处耀武扬威、肆意敲诈勒索。到了边境,他们就故意制造事端,充分卖弄愚蠢。

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他们把西域三十多个属国的国王一律降为侯。

到了匈奴那儿,他们把匈奴单于改名为“降奴服于”。这个名字有点骂人的味道。

他们在授予匈奴单于新的印信以换回前汉朝廷颁发的旧印信,故意把“玺”改为“章”。单于看了很不高兴,坚持要回原来的旧玺。五威将军陈饶当场把旧玺砸碎。

单于大怒,立即出兵进犯内地。西域诸国少数民族的首领也先后发表声明,宣布脱离新朝,发兵袭扰边境。

两千年前,中国出了个奇葩皇帝,我相信他不是穿越了,他只是疯了!

王莽建立新莽官爵体系的另一招是改变汉官名,来强化广大干部对新莽王朝的认同。

比如,在中央,他把大司农改为羲和,后又改为纳言;把大理(即廷尉)改为作士;把中尉改为军正等等。

在地方,他把太守改称大尹,称卒正或者连卒也行;一个县的最高长官则有三个叫法:县长、县令、县宰。

大家一看就知道,这样为改名而改名,实在没有什么意思。

当然,他的另一种改名,就更无聊了,那就是对地方行政区划和名字,京城宫殿和城门的名字也作较大改动。比如,把长安改为常安,把长乐宫改为常乐宫等等。

王莽毫不利人、专门利己的施政宗旨,和他的无德无才、只知效忠与敛财的干部队伍,决定了他的王朝不可能顺应历史发展趋势、带领老百姓寻找幸福生活。

比如,他的“王田”政策,完全是“三拍”型的施政产物,即:当权者拍脑袋拿主意,有关干部拍胸脯表态,出事不可收拾了大家都拍屁股走人。

我国的土地问题是十分复杂和敏感的。

在前汉末年,土地私有制已实行了数百年。虽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但具体到某一块土地可都是有主人的。

毕竟土地是最基本的生产生活资料,人们有了它,无论用来剥削人,还是尽量避免被人剥削,都很方便。

王莽宣布土地收归国有时,无论大小地主还是有几亩薄田的自耕农,都强烈不满。

在土地私有制下,由于刚才说的原因,无论地主、自耕农,还是佃户,都想买点儿土地。王莽规定土地不准买卖,其实就是卡大家的脖子。
两千年前,中国出了个奇葩皇帝,我相信他不是穿越了,他只是疯了!

还有,据专家从理论上测算,当时如果把全国的土地按户平均分配,每户不过六十多亩。考虑到朝廷、地方政府和地主所占的土地显然超过平均数,老百姓每户平摊所得肯定大大少于六十亩。

所以,王莽所谓对无地的农民每户按百亩授予,一开始就是哄人的。

这样,王田政策遭到所有人的激烈反对,大家情愿犯罪也不想接受它。

这个王田政策自公元9年颁布起,全国干部群众都反抗。因为触犯相关禁令,“自诸侯卿大夫至于庶民,抵罪者不可胜数”。

仅仅三年后,王莽不得不废除这个政策。

他的奴婢政策、币制改革、五均和六管措施等,也是如此,因为罔顾客观规律和老百姓利益,都在当权者自己捞足并把社会搅乱之后,很快玩完了。

王莽不仅不能给老百姓带来好日子,反而想方设法搜刮和坑害老百姓,敲骨吸髓,剥皮入骨,他就是挨砍也没人同情。

他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无论君臣百姓还是自己的至亲骨肉,只要挡路,或看着不顺眼,他说黑就黑。

但由于他伪君子的修养太深,早先大家还看不清他的真面目。现在,他在携诈篡汉之后,又大力推行欺民新政,大家终于看清了:他篡汉只是毁了刘家江山,他的新政则要毁了天下百姓!

两千年前,中国出了个奇葩皇帝,我相信他不是穿越了,他只是疯了!

就在这愤怒的观众纷纷要爬到舞台上痛打王莽的时候,社会人生大戏的总导演老天爷也借机行事,适时地把一位年青又优秀的演员推向舞台中央。

他就是刘秀。

标签: